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上海视频拍摄公司 >

一、十赴考场所为何来

  在他昔日同学何汉立拍摄的纪录片《高十》中,我们可以看见唐尚珺的家庭环境:

  为了让他们相信,唐尚珺特意买了些年货回来,给了母亲五百块家用,给侄儿侄女发了红包。

  学校的老师都在劝他,中国政法大学已经很好了,名校之间,差别并没有那么大。

  在何汉立赞助下,唐尚珺带着父母去北京玩了一趟,也去了中国政法大学正式报到。

  为了筹医疗费,唐尚珺再次选择退学,因为有家䃼习学校能提供他2万元的复读费。

  2019年,他以646分的成绩被重庆大学土木工程系录取,但他同样没有去报道。

  他在钦州高补班的同学中,还有一个更有名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物,他叫吴善柳。

  2014年,在唐尚珺考上西南政法大学的时候,同在钦州二中补习的吴善柳以钦州市理科状元的优异成绩,如愿被清华大学录取了。

  他在清华读的是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,但最终去了郑州一所高中当了名数学老师,并没有学以致用。

  只是,如果要做教师的线年就已经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,又何必浪费多年光阴呢?

  在《高十》纪录中,唐尚珺也讲过,以自己的分数,每月可以在学校领到400块钱的补贴。

  桌子上放着厚厚的习题资料,各科老师轮轴上,耳提面命,试卷雪花一样发下来。

  像吴善柳、唐尚珺这样一年一年明明可以脱离“苦海”却又返回考场,直到耗尽青春年华。

  如果早一点大学毕业出来工作,他们可以奉养父母,结婚生子,过上安稳的生活。

  “梦想总是遥不可及,是不是应该放弃?花开花落又是一季,春天啊你在哪里?”